信号微弱,时常断线.
 
 

今天去奶奶家过十五,看到他们在抽烟,盒子特别好看,牌子叫黄金叶。包装还写的小目标,特别适合他们在保级的基础上争取冠军的兴欣。想买给叶叶抽。希望他会喜欢

 
02 Mar 2018

办公室小姐姐开会时给画的笑笑,可爱,像小王子一样(捧脸

 
12 Dec 2017

有的作者希望得到评论得到赞,这本身没有问题,但真的是非常私人的事情。原本写东西就是很私人的,每个人面对不同的读者,有自己的写作目的,没有人能代替任何一个人摇尾乞怜,更别说代表整个群体。即便大多数人确实是如此希望的。如果写作都要推行牺牲少数圆满多数的准则,那还写它干什么。

 
07 Dec 2015

【RA】许愿草

* WEB一章背景,你们晓得的。

      看着阿鲁巴被一群毛球魔物打横簇拥而去的身影,罗斯只是站在原地微笑地挥挥手,口头表示自己会在每年的今天在他墓前献上一束花。

     都怪说「不过是人海战术看我怎么击溃它」的勇者桑太恶心,他才忍不住在背后踹上一脚,帮助他深入敌阵腹部的。至于随即淹没在毛球堆里的状况,怎么看都是勇者桑太没用。
      罗斯走上前去,捡起阿鲁巴掉落的刀别在腰间,然后找了块舒服的树荫坐下来,准备在对方的脸被揍到...

22 May 2015

【RA】鱼或蚯蚓或草履虫

•第一人称,OOC高能预警,OOC高能预警!!

•WEB第三章背景,部分与原作有冲突,剧情内部存在BUG。

***

    西昂掰着指节露出阴沉的笑容向我走来,我十分清楚他接下来要做什么,于是盯紧他的动作向后倒退一步,但是他漂亮的右直拳还是准确无误地落下来,攻在我肋骨下方软绵绵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我捂着肚子蹲下来,发现他地上的影子还在摇晃,好像本人仍然在我头顶跃跃欲试摩拳擦掌,「为什么啊——?!」我大声问出了心中以抱怨居多的疑惑。

    「太吵了垃圾山先生,总之突...

03 May 2015

【RA】一则手记

•写不出文,摸了个脑洞爽爽。

•OOC有,BUG多,没脸打tag。

    你是一家娱乐杂志的记者,实习的,但这并不妨碍你为杂志社卖命工作,事实上只要能提供足够劲爆的头条,杂志社随时愿意接纳一名勤奋且具有价值的正式员工。你没法拒绝,因为精神上的认可和物质上的奖励都是你迫切需要的,哪怕得付出一点道德上的代价。

    开始你没想躲在后台VIP室的衣橱里的,你胸前戴着记者证,手里拿着划满标识的提问材料,进门之前还礼貌地敲了三下并停顿了三秒,可是里面没有人,你原本只想坐下等待一会儿的。

   ...

19 Apr 2015

收到了来自阿楠( @心中立て )的明信片和来自主公的任务书www



照片可能看不出,明信片上主公的领子和刀的纹饰都有烫金的凸面感,超有感觉~


认不准纹章和花押细节的我,仅凭「by」字认出了主公ヾ(´▽`)ゝ

快递单上阿楠的字也好可爱!第一联是很清晰的,我盯了一会儿就被快递小哥拿走了,说是要回头才能扫件……!【你…


以及我好想吐槽这个人的版权声明,看起来有种一本正经地卖着安利的感觉,差点让我产生了想要用作布教使用的冲动【你你你……


以上就是我的repo。【跪了下来OYZ.

04 Apr 2015

【坂高】未知事-残余大纲

前面的部分←请点击。

本来这里写了很多东西,但是想到我不应该是个短篇烂尾还在这里唧唧歪歪的作者,于是又都删掉了。

说是大纲,就真的是像实验式那样空洞乏味的草稿(和一丁点儿片汤文案),味同鸡肋索然无味,不过这都是我的错而不是这个故事的,所以想着至少在立意方面给它一个交代。

即使这样也还是要往下看吗?你应该知道,它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得多。

***

银河新历2047年,5月7日。

Part.1

陆奥似乎对于我可以餐食物质记忆的事情一无所知。

当然,这也并非什么便利的能力,至少对于呕吐狂魔坂本辰马来说,它大概毫无用武之地。而且只需再过半年时间,我便会因此被巨大的信息所吞噬,变得...

 
20 Dec 2014

【坂高】你未曾知道的事

•一个坑,且BE。(后半部分的大纲点这里←OYZ)

•历史捏造有,高杉肺痨梗有。

•BUG有,OOC非常多。

***

  银河新历2047年,8月10日。

  

  我死了。

  脑门正中被人开了一个网球大小的洞,连脑浆都像呕吐物一样喷射出来,溅得满地都是。

  我想那一定超级疼,比被阿良小姐和陆奥同时踹中金玉还要疼得多。如果我还能感觉到的话。

  身旁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好像很了解我的顾虑,安慰我说一株草不需要思考那么多,若是好奇随时可以让我重新体验一次,前提是我把舰中八策的修改稿拟定出来。

  总之为了表示礼貌和友好,我先自觉地挠着脑袋大笑了好几分钟,然后透过那可见度近乎...

 
29 Jun 2014

【银桂】习惯(七)

  浪潮拍打着浅滩上的砂砾,动作和缓而轻柔,沙蟹点着步子谱出音符,来回应涛声诉说的深海密语。桂仰面躺在那里,侧耳倾听它们在脚边低吟浅唱。

  不似江户城内的温暖,海边的潮水还带着早春的微寒,点缀几瓣夜里逆风而来的樱花,一起着在桂丝缕分明的墨发上。就在桂身旁的不远处,银时正俯在浅滩上咳嗽,覆翻的降落伞曾一度将他俩分开,旱鸭子银时被呛了不少的水。

  海天相接的地方,高杉的飞船缩略成一个小点,在被炮火熏黑的云层里穿梭,然后渐渐消失不见。桂拈掉粘在发梢上的花瓣,随手掷在浅滩上,任海水将其卷进浪潮中。

  记得也是一个早春的日子,尚且年幼的高杉和银时打赌,说是能在私塾院里找到六瓣的樱花。没料不过...

16 Jan 2014
1 2
© 汐言 | Powered by LOFTER